yyds刷屏值得担忧吗?

作者:莫洁

如果要说这个夏天哪个词语最为流行,那么非yyds莫属。yyds,是“永远的神”汉语拼音首字母缩写,最早出现在电竞圈,后“破圈”被用来表达高度的赞美。夸赞东西好吃,yyds;为体坛强者欢呼,yyds;被好剧俘获,yyds,放眼看去,几乎满屏到处都是yyds,大有“一句顶一万句”的效果。

与yyds同时流行的还有u1s1(有一说一)、awsl(啊我死了)、 xswl(笑死我了)等缩写词,它们同样由某个小众圈子的年轻人所创造,之后广泛出现在中文互联网中。对于新一波流行词的走红,人们并不陌生,远的说有BP机时代的886(拜拜喽)、520(我爱你)等,近的说“喜大普奔”“我太难了”等余温尚在。

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早就有言,“媒介即讯息”,也即传播工具的性质及其所带来的可能性远比媒介所传播的内容更重要,因为前者直接关系到我们的理解和思考的习惯。在社交媒体时代,一句并不长的话断成好几行来说、高度依赖表情包的使用、对信息回复时间日益“苛刻”等正在成为新的“规范”,而它们是不会出现在前互联网时代的。

纵观流行词的不断更迭,依稀可以看到媒介技术与人们通讯方式演进的历史。如果流行词也有所谓“语法”的话,一定完美匹配当时的通讯工具与技术,比如数字谐音之于寻呼机时代,字母数字emoji(表情符号)混杂之于社交媒体时代。不过,不同时代的“语法”虽各异,但在遵循语言经济学基本原则这一点上倒是相同的。人们通过缩写等造词方法,以期用更少的字符实现更快更多更简单的信息传递。

不过,当绝大多数的赞美都用“yyds”“绝绝子”(绝了,表示极好或极差)来表达,当搞笑的内容都以xswl(笑死我了)来回复,部分人的担忧也随之出现——彼此所要传递的情绪或许可以“秒懂”,但更为丰富和具体的内容或也在高度简化和概括中被牺牲掉了,满屏yyds飘,但似乎又难以抓住什么。万能流行词的场景适用性是如此之高,这是否会助长人们思考和表达的惰性,进而导致表达失语症的出现?毕竟,语言是思维的载体,“想象一种语言就意味着想象一种生活方式”。

另外引人关注的是,这类流行语多呈现为“比较级”乃至“最高级”,频繁使用必然加速语言意义的消耗,造成语言的通货膨胀。当在线社交需要用“哈哈哈哈”来代替“哈哈”表达高兴的状态,未来又该用什么来表达与“yyds”相同含量的情绪和内容?语言的通货膨胀和表达的日渐匮乏,是否也将反过来影响我们对一些情感和距离的感知?

随着作为流行语土壤的社会持续发生变迁,集体情绪持续发生变化,新的流行词将会不断横空出世,而眼下的一些流行词不出意外也会逐步被人们忘却,逐步退出舞台。而且就如“时尚”一样,当一个流行词失去了其作为亚文化群体身份标识和区隔的作用,那么新的流行将被重新塑造推出,在分界与模仿的功能轮换中实现不断更迭。也因此,我们或许大可不必为眼下刷屏的yyds而过度忧虑,如何避免在走出旧的话语束缚后不自觉掉落进新的看似自由的束缚中,倒是值得我们始终保持自我警惕。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

原文始发于微博-光明日报《yyds刷屏值得担忧吗?》

生成海报
点赞 1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文章!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yyds刷屏值得担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