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观点(ID:baobaobutong),作者:迷人的X博士


“这一次,就像伊卡洛斯(注:希腊神话人物,想用自己做的翅膀飞向太阳)一样,飞得太靠近太阳之后,马云发现自己很快就回到了地球。”


——《中国是如何对马云失去耐心的?》

Lulu Yilun Chen and Coco Liu



1

险象



两个月前的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迎来了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作为中国民营巨头的实际掌控者,他在会议上畅所欲言,巴塞尔协议、银行、金融系统,都成为他嘴下的“老规矩”。


马云酣畅淋漓,吐露了久藏心底的声音。而所有人,包括在座的高层,都被他这番话给震惊了。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潘多拉的魔盒就此打开,舆论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冲击着整个阿里帝国。


2020年10月24日,这是互联网巨头们噩梦的开始。


紧接着,马云被约谈、蚂蚁金服上市暂缓、反垄断山雨欲来……


马云在风口浪尖处隐退,距离现在,整整50天了。


但这场风暴还远远没有结束。12月15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发话:


互联网平台开展的网络存款,属于“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应该纳入金融监管范围。


很快,三天之后,支付宝直接下架所有互联网存款产品。连带着腾讯、京东、百度、滴滴等所有涉及相关存款产品的互联网平台,全部跟进下架。


与此同时,大批银行开始从支付宝撤退。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有意思的是,参与这些互联网平台的,大都是地方小银行,比如三湘银行、锡商银行、亿联银行、蓝海银行……这些大部分人都未曾听说过的小银行,风险控制能力堪忧。


其中有一家叫做吉林亿联银行的,2017年才开业,2018年巨亏1.49亿,2019年进军互联网存款后开始大爆发,当年扭亏为盈就赚了1.53亿,存款总额从86亿飙升至239亿。


互联网金融,俨然成为了一场流量游戏。


如今,这些银行纷纷作鸟兽散。


更劲爆的消息出现在今天,根据人民日报的消息,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这是继此前阿里投资、阅文和丰巢被处罚之后,反垄断祭出的又一个大招。


这个大招非比寻常,用知名学者方兴东的话来说:


二选一是中国互联网反垄断最好的抓手,行为清晰,证据确凿,性质恶劣。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以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险象环生。



2

膨胀



2014年前后,如果你出现在双十一期间的某个电商基地,你大概率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电商卖家排着队,在马云的财神版神像前跪拜,乞求双十一能风调雨顺。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那时候,以淘宝为代表的电商缔造了很多创富神话。在义乌江东街道,双十一开始的第一年,他们的网上成交额由8亿元变成40亿,一年翻了5倍。


作为国内电商的开创者,马云被捧上了神坛。祭拜马云版财神像之外,人们开始把马云成为“马爸爸”。


马云被捧上神坛的同时,阿里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帝国。


新财富曾统计过阿里巴巴的万亿版图。其中,阿里巴巴自身市值5.6万亿元,参控股的上市公司总市值4万亿元,投资的独角兽总估值1.2万亿元,合计高达10.8万亿元。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从版图中可以看出,阿里的目标分布在电商新零售、媒体娱乐、物流、生活服务和健康这五大领域。用新财富的话来说:


马云的战略目标是尽可能多地控制“信息流、物流、资金流”。


在这个过程中,马云的个人风格愈加凸显,说话也越来越“硬气”。


2015年1月23日,工商总局发布《2014年下半年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结果》,提出淘宝网正品率最低仅为37.25%。


4天之后,淘宝应战,在官方微博上直接开怼:


淘宝不是执法者,无权打掉这些卖假货的商家,这是工商总局干的事。


很快,国家工商总局在官网挂出《关于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矛头直指淘宝,还用上了一个成语:


养痈遗患。


同一天下午14点,淘宝继续开怼,甚至点名具体官员:


网监司司长刘红亮程序失当、情绪执法,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


几番回合之下,阿里占得上风;但背地里,工商总局评价阿里:傲慢。


这样的“硬气”时刻,与马云如影随形。当年支付宝方案被银联总部拒绝后,气愤的马老板高呼: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就来改变银行。


2017年,在阿里巴巴投资者大会上,马云更是语出惊人:


到2036年,全球五大经济体可能就是美国、中国、欧洲、日本和阿里!


人的野心会随着地位的变化而变化,这样的现象,我们通常称之为膨胀。



3

宿命



马云和阿里背后的危机,蔡洪平是最早的预言者。


蔡洪平是汉德资本创始合伙人兼主席,圈内人称他为“中国民企海外上市之父”,魏桥纺织、比亚迪、碧桂园上市都是他的经典手笔。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2014年,阿里巴巴登顶的时刻,蔡洪平迎面泼来一盆冷水:


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在流通环节落后、政府控制金融行业、医疗教育等很多领域都还没有开放的国情下,首先冲破了壁垒,带来了“非改革红利”,让国人享受到了浮华,GDP 的高速增长以及土豪的乐趣。


但这些随着阿里巴巴的上市,高潮已经到了,也就快结束了。享受的差不多了,东西不能再便宜了,假货也不能再卖了,方便的已经足够了,到了“得想想什么是国家真正的实力,什么叫生产力”的时候了。


如今来看,蔡洪平说对了。前几年被大力吹捧的“新四大发明”(电商、支付宝、高铁、共享单车),在美国芯片“一剑封喉”的冲击下,让我们看清了啥叫“核心科技”。


时代的大势是不可阻挡的。蚂蚁金服这场盛宴,顷刻之间灶台倒塌。


这些赴宴者,本来是吃着火锅唱着歌,如今锅都被端走了。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图源公众号:拆哪儿


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前重庆市长黄奇帆曾说过这个问题:


“马云几千亿花呗、借呗,钱从哪里来?先银行贷款,再发ABS。花呗、借呗30多亿资本金搞到了3000多亿,放大了100倍。”


而11月2日,中国银保监会出台的网贷新规明确规定:


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中国基金报曾计算过,以1.8万亿联合贷计算,蚂蚁集团对应的表内贷款余额至少为5400亿元,远高于目前的362亿元表内贷款余额。


这让阿里面临巨额资金压力。


过度的杠杆,不仅会让风险蔓延,而且让蚂蚁逐渐触及了许多禁区。


余额宝的出现,让银行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中央电视台著名评论员甚至在博客上攻击蚂蚁,称其为“吸血鬼”和“金融寄生虫”。


另一方面,蚂蚁发放的小额消费贷,会让穷者愈穷、富者愈富。


对数字毫无概念的低收入人群,将轻易得来的贷款用于满足自己的消费欲。这就像借钱给赌徒去赌博一样,只会让他越陷越深。


更重要的是,像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已经逐渐迷失了自己的边界。


在此之前,互联网巨头们用电商搞垮了实体小店,用网约车抢了出租车的饭碗,用外卖流量入口绑架了餐饮店老板。如今,他们还要用资本补贴下的送菜服务逼死菜市场小摊贩。


“赢家通吃”和“寡头垄断”的局面,注定不能让它出现。


当巨头们模糊了界限的那一刻,它们的宿命已经注定。



4

尾声



数天前,高层强调了加强反垄断监管的必要性,并提出了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这是一个极为明显的信号。


作为金庸的忠实粉丝,马云三年前主演了一部短片《功守道》,他在里边饰演以为功夫大师,将一众武打明星打败。在影片的最后,他却被警察收拾了一顿,只得连声道歉。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这似乎是一种预示。


当年,和工商总局打完口水仗后,阿里十分得意:


我们是巨兽一般的存在,政府从来没有面对过影响力这么大的企业。


如今来看,似乎也不过如此。阿里最大的失败,就是忘了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


不是英雄造就时代,而是时代造就英雄,从来如此。


而且实际上,这是一个没有英雄也没有绝招的时代!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陆家嘴金融圈):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中国人为何对马云们失去了耐心?